陆丰在线网

旗下平台 [切换]
查看: 11437|回复:

[分享]   感激生命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31

积分

新入市民

Rank: 1

积分
31
发表于 2016-8-20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车站经过,无意中,一曲郑智化的《水手》在嘈杂声中清晰地贯入耳中:“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激昂高亢中隐含着丝丝的凄凉。循声望去,看见的竟是一位鸡胸驼背的只有一米四左右的残疾青年在路旁深情的演唱。

  不知是被他的宏亮的歌喉所感动,还是他的处境令人同情,我极诚心地从包里掏出对我来说不算少的钱,放在他面前的透明塑料箱内,握着话筒的他竟然朝我深深地鞠了一躬。立时,我的胸中便奔涌着无限的感动,它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做自立与自强,什么叫做给予和回报。

  我想,如果他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或许他现在正在上着某一所重点大学,或许他在某个公司当蓝领,或许……可众多的或许已被目前的现实所取代。为了生活,他只能借用自己酷爱的艺术来进行“义演助残”。

  由此,我想起以前常来我们这儿的那些外地的马戏团,他们总是搭一个较大的布蓬,人兽共住,道具服装挤在一角。寒风刺骨的晚上,在那四面来风的地方,在那毫无安全设施的场地上,单衣薄袄甚至赤膊上阵,就那样开演了。尖刀刺喉,高空杂技……为了生活,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作赌注。一位六岁女孩的父亲让她表演高难动作,因为极其危险,母亲不肯,但又无奈,只好极担心的极紧张的祈祷女儿,可她的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亲眼看见那位小女孩摔下来后惨不忍睹的情景,可他们用这惨痛的代价换来的只是一元两元的生活必须。

  以前,那些身残肢缺或老无所养幼无所育的孤寡弱小,我总是不屑一顾,他们的凄惨情状不会在我的眼里心里停留一时半会,自然也不愿地施舍给他们哪怕一点点的恩惠、仁慈与善良。

  自从车站一捐之后,只要看到那些或者坐在地上,用粉笔字写上家世与艰辛的流浪者,或者是老弱病残者,便也总能给出一点同情与安慰。他们是在用无奈诉说着生活的艰辛与贫穷。那种情景,谁能无动于衷?谁又能视而不见?

  再想想那些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痴傻一族,我们有多幸运。他们想说不能说,想做不能做,不知喜怒哀乐为何物,没有了自尊与屈辱,在别人的嘲笑与家人的厌烦中渡过可怜清苦的一生。

  看看他们,想想自己。我不应该很知足吗?我有何理由埋怨日子的清苦,枯燥?平时总唱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的歌,总是在埋怨别人有高楼大厦,自己只能住低矮平房,别人有车有权,自己什么也没有。心里的不平衡,时时在脑中旋转、停留。可他们呢,他们有什么?

  看看他们,再想想自己,我有什么理由不觉得富裕?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个安适的家,一个收入不多但也足以维持生计的工作,这些他们有吗?比比他们,我不觉自惭形秽,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满足?

  抬头看看头顶,蓝蓝的天空,悠闲的白云,徐徐的清风,如水的月光,还有那虫声鸟鸣,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自然。至此,我才懂得,我有多富有。郑州银屑病医院npx.lczjc.net我应该感谢父母,感谢他们给了我健康聪明;我应该感谢上天,它给了我日月星辰,清风流水;感谢家人,他们给予了我一生的温暖与快乐。至此,我也终于懂得了富裕的真正含义。
想了解更多请移步:郑州白癜风医院wapyyk.39.net/zz3/zhuanke/f9ac3.html

0

主题

1

帖子

16

积分

新入市民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18-1-1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01083344710756.png

01083452492874.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用百度帐号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