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在线网

旗下平台 [切换]
陆丰在线网 首页 新闻资讯 陆丰城事 查看内容

陆丰蔡东家被押回博社,指认现场时 流下眼泪

2019-1-24 14:09| 发布者: 陆丰在线| 查看: 1375| 评论: 0

摘要: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陆丰贩卖、制造毒品案罪犯蔡东家于2019年1月17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法院经审理查明,蔡东家与他人密谋先后两次在陆丰市甲西镇博社村内制造冰毒共计180千克,并贩卖获利。2013年底,蔡东家 ...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陆丰贩卖、制造毒品案罪犯蔡东家于2019年1月17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法院经审理查明,蔡东家与他人密谋先后两次在陆丰市甲西镇博社村内制造冰毒共计180千克,并贩卖获利。2013年底,蔡东家得知其他犯罪分子因制造贩卖毒品被惠州警方抓获后,企图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制裁,先后两次设法花钱“捞人”。

  2016年,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贩卖、制造毒品罪和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依法判处蔡东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审宣判后,蔡东家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复核,裁定核准蔡东家死刑。

  1月17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执行死刑命令,对蔡东家执行死刑。


  地下冰毒王国的“教父”

  汕尾陆丰市博社村村民全部姓蔡,有1.4万人,共分成3个房头。蔡东家是村中头房代表,在村人中威望颇高。

  2011年,蔡东家从博社村的治保主任升迁为村支书,并身兼陆丰市和汕尾市两级人大代表。蔡东家不但自己亲自组织制造毒品,还为村人制贩毒明里暗里地提供保护。他利用自己汕尾市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的身份,秘密收集警方侦破毒品案件的信息,在警方行动前通知重要人员潜逃,并试图通过行贿办案人员,帮一些被捕毒贩逃离法律制裁。村里谁因制贩毒被抓了,都希望蔡东家出面把人“捞”出来。

  2011年前后,博社村在蔡东家为首的宗族势力的带动下,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家庭都直接参与制造冰毒,其冰毒产量在整个陆丰高居榜首,而整个陆丰的冰毒产量又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其一举一动对全国乃至世界的冰毒价格都产生巨大影响,以至于当时制贩毒圈内流传着这样的话:“生意做不做,关键看博社。”而在制贩冰毒的巨额暴利下结成的宗族血亲利益共同体,使这个曾经的海边渔村在短短数年间,发展成一座包庇着数量惊人的制贩冰毒家庭的坚固堡垒。

  2011年,博社村的狭小入村路口,每日都有数名坐在摩托车上的小混混组成的望风队,警惕地注视着往来人群。一旦有陌生人进入,望风队的摩托车马上狼群般如影随行,陌生人的一举一动,已通过电话被村中“大佬”悉数掌握。民警想要进村抓捕制贩毒分子,其困难可想而知。因为号称可以“安全”制毒,博社村中一间破破烂烂的平房,竟然可以租到数万元一个月,贵过广州珠江新城的豪宅,却仍然十分抢手。

  洗白毒赃的各种投资

  蔡东家快建成的豪宅。景国民摄

  拿着制贩毒得来的巨额赃款,蔡东家买来宝马X5汽车招摇过市,并摇身一变,搞起了房地产开发。在陆丰市甲子镇,有一处2013年完工的高档楼盘——瀛×苑。这是一处由电梯楼组成的住宅小区,楼盘内园景别致,房间装修豪华,在陆丰当地很有档次。该楼盘开发商为陆丰市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的法定代表人为刘×,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蔡东家。在楼盘开发中,蔡东家给自己安了个《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注册申报表》上填报的联系人及驻工地代表头衔。该楼盘占地面积8200余平米,分为5栋,每栋18层,共有366套房子和近5700平米商铺,总建筑面积接近5万4千平米,造价近7千万元。

  据了解,陆丰当地新楼盘目前售价均在3000元以上。豪华的瀛×苑建好后,如按其计划的价格2980~3430元/平米的价格销售,总售价将超过1.6亿元,蔡东家一次至少可赚9000万元。陆丰东海镇东海大道上的钱柜KTV,号称陆丰当地最豪华的卡拉OK歌舞厅,也是蔡东家的一处重要物业,因其收入颇丰,蔡东家直接将自己登记为法定代表人。

  除此之外,蔡东家还有多处物业,在博社村有两栋望海豪宅,一栋三层的自己居住,另一栋尚在建造,在深圳罗湖区某花园也有一套高档住宅。

  据警方后来统计,蔡东家及其制贩毒团伙的林凯永、蔡旋、蔡秋弟、蔡水龙等人的涉毒资产总和达到了惊人的2亿元。

  冒险入村摸出清剿方案

  时间进入2012年,为彻底扭转陆丰毒情的严峻形势,广东省禁毒委派出工作组进驻陆丰,一场异常艰苦的攻坚战拉开序幕。

  行动航拍图。容础文摄

  博社村占地面积0.54平方公里,全村1700余户,1.4万余人,独立房屋2026间。村内建筑高度密集、格局凌乱、间隔狭窄,多为“亲吻楼”,全村家居没有门牌号。村内道路狭窄不便,除两条贯通该村南北可行驶小汽车路段外,其余路段只能通行三轮车、摩托车。执行任务的日子里,通常凌晨4时便衣就开车来到博社村村外,在夜色掩护下,悄悄换上打工仔常穿的便装,并换乘摩托车进入博社村踩点侦查。博社村内村道狭窄,拐弯众多,第一次进入很容易迷路。便衣分乘不同的摩托车,按预定的侦查方向,秘密接近各个制毒的老宅、平房等目标,并用车上装载的记录仪、手机将现场情况秘密拍摄下来,回来后交给相关人员,进行截图、定位,确定制毒窝点和犯罪嫌疑人住址。博社村内耳目重重,一旦发现将前功尽弃。

  当入村侦查进入白热化阶段后,公安部适时调派了先进的无人机对博社村进行航拍,以协助侦查。无人机常常选择在深夜飞临博社村上空,对全村情况进行拍摄。经过几个月艰苦细致的摸查,精密的航拍图结合侦查员地面拍摄的情况,博社村内的77个制毒窝点被准确定位,7大团伙成员在村外的动向也被严密监控,一张围捕的大网正静悄悄打开。

  警方清剿博社村行动中,派出直升机空中警戒。景国民摄

  “书记”落马毒村全面瓦解

  2013年12月28日,“雷霆扫毒”汕尾行动前一天。警方决定先期抓捕蔡东家,为次日凌晨行动的顺利展开扫清障碍。根据蔡东家村干部的身份,警方专门请甲西镇召集当地干部开会,并通知蔡东家参加,准备在会场对其进行抓捕。

  然而,狡猾的蔡东家口头答应参会,却没有出现在会议上。博社村另一名副书记出席了会议,而蔡东家动向不明。是计划泄露了吗?临近傍晚,前方侦查员传来消息,蔡东家已驱车离开陆丰,前往惠州、深圳方向。专案民警通过艰苦侦查,发现蔡东家的车在惠州城区兜兜转转,最终停在了华斯顿国际酒店。

  时间走到了次日凌晨1时许,酒店11楼的一扇房门应声而开,抓捕组民警以雷霆之势突入蔡东家房间。一边穿着拖鞋坐在床边看电视、一边和房间内另外两个人聊天的蔡东家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猛扑上去的民警按倒在地。在他房间的一个旅行箱中,塞满了准备用于行贿的数十万元现金。

  “雷霆扫毒”汕尾行动后,专案组民警通过审讯扩线掌握的线索,先后将林凯永等贩毒嫌疑人抓获。此后,专案涉案7个团伙的48名成员悉数到案。

  警方现场缴获的毒品。景国民摄

  指认现场毒枭泪洒故土

  蔡东家案件被列为中央禁毒委2014年“一号专案”,由广东省公安厅组织精兵强将进行审讯。

  因为已数年未直接参与制贩毒活动,蔡东家被抓时,民警只在其家中搜出现金数十万元,未发现毒品,且抓获的涉案犯罪嫌疑人尚未供述蔡东家参与制贩毒品的情况,能直接证明其参与制贩毒活动的证据少之又少。

  专案民警不畏困难,与蔡东家斗智斗勇,采取巡线深挖、迂回包抄的策略和思路,从外围逐个击破,一步步瓦解其心理防线。最后,专案民警掌握到蔡东家直接参与制毒贩毒的海量证据。

  专案组民警巧用法律,鼓励其大胆揭发他人罪行。那些为毒贩提供庇护的边防部队和警队“保护伞”,包括原新城检查站站长林坤松及政治委员陈建群、办公室助理员张靖野,原汕尾市公安局局长马伟灵、原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陈宇铿,以及中间人吴俊强等人悉数落网,汕尾、陆丰两级党政机关先后有近100名工作人员因包庇制贩毒人员被查处。为蔡东家制毒提供庇护的前甲西派出所所长陈权也被抓获。

  2014年9月25日下午,陆丰市博社村集市人流熙攘,几辆押解囚犯指认作案现场的警车悄然而至,停在祠堂前的车场上。身着囚服、戴手铐的蔡东家被押下警车,在一群荷枪实弹警察的押解下,穿过集市,走过祠堂,向海边走去。许多眼尖的村民认出了蔡东家,轻轻地发出惊呼。村道口有一处尚未完工的望海四层别墅,上下两排八根粗大的花岗岩石柱突兀地立着,这是蔡东家花巨资建造的全村顶级豪宅。蔡东家在建筑前停下,站在前面配合制毒现场勘察的警察拍摄照片。望着这些同宗同姓村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蔡东家忽然悲从中来,红肿的双眼涌出两行清泪,顺着褶皱的面皮慢慢地流下,一滴滴溅落在豪宅前的泥地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